一只瓷兔子怎么会死呢,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来源:http://www.thedivinebeads.com 作者:学术资讯 人气:139 发布时间:2019-09-23
摘要:一只瓷兔子怎么会死呢? 他很奇怪,是什么让它们如此闪亮呢?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它们也依然闪亮吗?在我的生命中,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离星星这么远。 “很快,”佩勒格里娜

  一只瓷兔子怎么会死呢?

他很奇怪,是什么让它们如此闪亮呢?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它们也依然闪亮吗?在我的生命中,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离星星这么远。

  “很快,”佩勒格里娜说,“很快就会有一个故事了。”

  这些就是爱德华穿越那蔚蓝的大海的上空时问自己的问题。太阳高照,爱德华听见阿比林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在呼唤着他的名字。

在风暴肆掠中,爱德华被扔出大海,他瞥了一眼愤怒的铁青着脸的天空。风从他耳边呼啸而过,那声音听起来就像佩雷格里纳在大笑。但是,在他有时间感激被高举出水面之前,他就被扔回深水里了。他被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地抛来扔去,直到风暴自己精疲力尽。然后爱德华看到自己又一次开始降落回海面。

  然后她关掉灯,于是爱德华和阿比林躺在卧室的黑暗之中。

  后来阿比林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那小兔子入水时是那样有力,以致他的帽子从他的头上被掀掉了。

天哪,救救我,他在心里呐喊,我不能再回到那儿,救救我。

  总之,爱德华·图雷恩是个自命不凡的小家伙。只有他的胡子使他颇为费解。那胡子又长又优雅,正如它们理所当然的那样,可是它们的材料来源却也说不清楚。爱德华非常强烈地感到它们不是兔子的胡须。那胡须最初是属于谁的——是哪个令人讨厌的动物的——对这个问题爱德华无心考虑得太仔细。他也的确没有这样做。他通常不喜欢想那些令人不快的事。

  回来?这样叫显然是荒唐的,爱德华在想。

光线太亮刺得爱德华很难看清东西。不过最后光线外还是显现出形体,然后是脸。爱德华这才发现两个人正看着他。一个年轻,一个年老。

  而且正是佩勒格里娜每天晚上都来安顿阿比林上床睡觉,也安顿爱德华上床睡觉。

  一只瓷兔子会淹死呢?

第七章

  那小瓷兔子拥有一个特大的衣柜,里面装着一套套手工制作的丝绸衣服;用最精美的皮子按照他那兔子的脚特别设计和定做的鞋子;一排排的帽子,帽子上面还留有小孔,以便适于戴在他那对又大又富于表情的耳朵上。每条裁制考究的裤子上面都有一个小口袋,用来装爱德华的金怀表。阿比林每天早晨都帮他给那怀表上弦。

  他沉啊、沉啊,一直在下沉。他自始至终都让他的眼睛睁着。不是因为他勇敢,而是因为他别无选择。他的画上去的眼睛目睹了海水由蓝变绿再由绿变蓝。眼看着那海水最终变得像黑夜一样漆黑。

“看看这只兔子,”老人说,“它似乎很享受这趟旅行,对吧?”

  只有阿比林的祖母像阿比林一样对他讲话,以彼此平等的口吻对他讲话。佩勒格里娜已经非常老了。她长着一个又大又尖的鼻子,一双黑亮的眼睛像深色的星星一样闪着光。正是佩勒格里娜负责照料爱德华的生活。正是她让人定做了他,她让人定制了他的一套套的丝绸衣服和他的怀表,他的漂亮帽子和他的可以弯曲的耳朵,他的精致的皮鞋和他的有关节的胳膊和腿,所有这些都是出自她的祖国——法国的一位能工巧匠之手。正是佩勒格里娜在阿比林七岁生日时把他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她。

  远在他的上面,阿比林乘坐的那海轮正无忧无虑地航行着,爱德华终于脸朝下地沉到了海底。在海底,他的头埋在泥淖里,他第一次实实在在地体验到了忐忑不安。

“到了。”老人说。

  “那什么时候讲呢?”阿比林问道,“哪天晚上?”

  当他在空中身子抱成一团翻滚时,他设法再看阿比林最后一眼。她正站在轮船的甲板上,一只手抓住栏杆。她的另一只手里提着一盏灯笼——不,那是一个火球——不,爱德华意识到,阿比林手里拿着的是他的金怀表;她把它高高举起,它正反射着阳光。

第六章

  她把爱德华放到餐室的一把椅子上,调整好那椅子的位置,以便爱德华正好可以向窗外张望并可以看到那通向图雷恩家前门的小路。阿比林把那表在他的左腿上放好。她吻了吻他的耳朵尖,然后就离开了;而爱德华则整天盯着窗外的埃及街,听着他的表嘀哒作响,默默地等待着。

  爱德华还在不住地下沉。他对自己说道,如果我会淹死的话,现在应该已经淹死了。

在他跌落时,从头到脚划过空气,他还能来得及看到阿比林最后一眼。

  “今晚不讲了,小姐。”佩勒格里娜说。

  我的帽子还戴在我的头上吗?

“爱德华,”她叫着,“你回来。”

  他的耳朵是用真的兔毛做的,在那皮毛的下面,是很结实的可以弯曲的金属线,它可以使那双耳朵摆出反映那小兔子的情绪的姿势——轻松愉快的、疲倦的和慵懒无聊的。他的尾巴也是用真的兔毛做的,毛茸茸的、软软的,做得很得体。

  后来他开始下沉了。

然后,这只兔子想到了佩雷格里纳。以某种他无法说清楚的方式,他觉得她应该为他所遭遇的这一切负责任。几乎可以说,是她,而不是那两个男孩,把他扔出船外的。

  从前,在埃及街旁的一所房子里,居住着一只几乎完全用瓷材料制成的瓷兔子。他长着瓷的胳膊、瓷的腿、瓷的爪子和瓷的头、瓷的躯干和瓷的鼻子。他的胳膊和腿被金属线连接起来,这样他的瓷胳膊肘儿和瓷膝盖便可以弯曲,使他可以活动自如。

  我的怀表,他想,我需要它。

“是的,当然,一只兔子玩具,”年轻人说着转身走开了。

  “给我们讲个故事好吗,佩勒格里娜?”阿比林每天都要她的祖母讲故事。

  爱德华·图雷恩感到了恐惧。

在爱德华悲惨经历的第二百九十七天,一场风暴来临了。风暴如此强悍,它把爱德华举离海面,使他陷入一种狂乱的,野蛮的又动感十足的舞动。海水反复击打着他,一会儿将他高高举起,一会儿又让他猛然撞落。

  “好啦,爱德华,”她给那表上好弦后对他说,“当那个粗指针指到十二点而细指针指到三点时,我就回家来和你在一起了。”

  “爱德——华,”她叫道,“回来吧!”

然后阿比林消失在视野里,而兔子如此猛力地砸进水里以至于他的帽子被刮飞了。

  在一年的所有季节中,那小兔子偏爱冬季。因为在冬季里,太阳早早就落下去了,餐室的窗子都会变暗,爱德华就可以从那玻璃里看到自己的影像。那是怎样一种影像啊!他的投影是多么的优雅!爱德华对自己的风度翩翩惊讶不已。

  这正好回答了那个问题,当爱德华看着那帽子迎风飘舞时他这样想。

“本译文仅供个人研习、欣赏语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作权人的通知后,删除文章。”

  于是阿比林的父亲会把身子转向爱德华,对着他的耳朵慢慢地说,为了那小瓷兔子而把刚刚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爱德华出于对阿比林的礼貌只是假装在聆听着,实际上他对人们所说的话并不十分感兴趣。他对阿比林的父母和他们对他傲慢的态度也并不理会。事实上,所有的成年人都对他很傲慢。

她站在轮船甲板上,一只手抓着围栏,另一只手里有一盏灯-----不,是一个火球-----不,爱德华意识到阿比林攥在手里的是他的金怀表;她把它举得高高的,它反射了太阳光。

  “爸爸,”阿比林会说,“我恐怕爱德华一点也没有听见呢。”

在他头上很远的地方,载着阿比林的远洋轮船继续欢快地航行着。而这只瓷兔子最终停泊在了海面,脸朝下,头浸在污水里,他生平第一次无比真切地感受到了真正的情绪。

  傍晚时,爱德华和图雷恩家的其他成员一起坐在餐室的桌子旁——阿比林、她的父母,还有阿比林祖母,她叫佩勒格里娜。的确,爱德华的耳朵几乎够不着桌面,而且的确,在全部吃饭的时间里,他都一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前面,而看到的只是桌布明亮而耀眼的白色。不过他就那样待在那里—— 一只小兔子坐在桌子旁边。

我刚才的问题得到回答了,当他看着帽子在风中飞舞时,爱德华这样想。

  阿比林的父母觉得有趣的是,阿比林认为爱德华是只真兔子,而且她有时会因为怕爱德华没有听见而要求把一句话或一个故事重讲一遍。

老人小心翼翼地把爱德华安置在一个板条箱上,让他坐正了,可以看到大海。爱德华很感激这小小的礼貌姿势,但是他发自内心的厌恶大海,更希望永远不要再看到大海才好呢。

  爱德华的女主人是个十岁大的黑头发的女孩,叫阿比林·图雷恩。她对爱德华的评价很高,几乎就像爱德华对他自己的评价一样高。每天早晨阿比林为了上学而穿衣打扮时,她也会给爱德华穿衣打扮一番。

因为实在没有更好的事可做了,爱德华开始思考。他想到了星星。他还记得从他床边窗户里看到的它们的样子。

  “我爱你,爱德华。”每天晚上佩勒格里娜走后阿比林都会说。她说过这些话之后就等待着,就好像期待着爱德华也对她说些什么。

我的帽子还在头上吗?

  有时,如果阿比林把他侧身而不是仰面放在他的床上,他就可以从窗帘的缝隙中向外望见黑暗的夜空。在晴朗的夜晚,星光灿烂,它们像那从针孔里照射进来的光线让爱德华莫名其妙地感到一种安慰。他常常整夜凝视着星星,直到黑暗最终让位给黎明。 

“看上去像某种玩具,”花白头发的老人说。他弯下腰捡起爱德华。拿着他的前爪,端详着他。“我猜是一只兔子。它有胡须。还有兔子耳朵,或者至少是兔子耳朵的轮廓。”

  那小兔子的名字叫爱德华·图雷恩。他个子很高。从他的耳朵顶端到脚尖差不多有三英尺。他的眼睛被涂成蓝色,显得敏锐而机智。

阿比林没有来。

  爱德华什么也没有说。当然他什么也没有说是因为他不会说话。他躺在他的紧挨着阿比林的大床的小床上。他抬眼凝视着天花板并倾听着她呼吸的声音,他知道她很快就要睡着了。因为爱德华的眼睛是画上去的,所以他无法闭上它们,他总是醒着的。

爱德华害怕了。

返回海岸的路上,爱德华感觉到阳光晒在自己脸上,风吹过他耳朵上仅剩的一点毛,然后某种东西填满了他的胸腔,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爱德华继续下沉,下沉。他对自己说,如果我将淹死,当然到目前为止我早该被淹死了。

然后他开始下沉。

几个小时过去了,几天过去了,几周过去了,然后几个月过去了。

一只瓷兔子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但是又一次,他下降,下降,下降。

她就像故事里的女巫。不,她就是故事里的女巫。是,她并没有把他变成疣猪,但她一样是在惩罚他,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惩罚他。

“哦,这是什么?”一个声音说。

他很开心自己还活着。

回来?多么愚蠢的叫嚷,爱德华想。

事实上,爱德华·杜兰是如此幸福,因为终于又回到活人的世界了,所以他并没有因为被叫做“它”而生气。

当爱德华在蓝色海面上飞驰而过的时候,他问了自己这些问题。太阳高悬在空中,从看起来很遥远的地方,爱德华听到阿比林叫他的名字。

“我要把他带回家给内莉。让她把他修整修整,收拾好了,送给某个孩子。”

下沉,下沉,下沉。他的眼睛一直睁着,不是因为他勇敢,而是因为他别无选择。他的彩绘的眼睛目睹了海水由蓝变绿,然后又变回蓝色。最后海水看起来就像夜一样黑。

一只瓷兔子会淹死吗?

突然,一个渔夫的又大又宽的网罩住了爱德华,把他抓住了。网带着爱德华越升越高,停在一道几乎难以忍受的强光下,爱德华背对着世界,躺在一艘船的甲板上,周围全是鱼。

救命啊!爱德华心里嘶喊着。

注:原文出处为英文原版,作者为KateDiCamilo,出版社为 Candlewick Press

他也想到了那个被变成疣猪的美丽公主的命运。无为什么她会变成疣猪呢?因为那个丑恶的女巫把她变成了疣猪------这就是原因。

我的怀表,他想,我需要它。

“是的,”年轻人说道。

他告诉自己阿比林肯定会来找到他。他想,这很像是在等阿比林从学校回家。我就假装自己是在埃及街那栋房子的餐厅里,等着表的小针移动到三,大针停在十二上。如果我的表还在,我就可以更确切地知道了。不过没关系,她很快就会来了,很快。

“不是鱼,”另一个声音说,“这是毋庸置疑的。”

本文由网投彩票发布于学术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只瓷兔子怎么会死呢,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关键词:

上一篇:香肠栓熬的汤,安徒生童话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